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少年

果然我除了控大叔以外,还是有在控少年的。准确说来,是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少年。再具体形象些,也可以说是“像不二那样的”少年。干净的脖子,耳后细碎的发,尖尖的下巴,挺拔的鼻子,像月牙儿一样弯起的笑眼。而不二,也恰好因为是“那样”的少年而被我喜欢着吧。而喜欢这样的字眼实在是太过暧昧,还是“萌”字最恰如其分。
那样的少年,连流淌在身边的时间都是徐徐的。他们能够托着下巴对着教室窗外那课落着叶子的树发上半天的呆,可以在有阳光斜斜照进来的屋子里看一本英文小说一看就是一个下午,可以穿着白衬衫躺在天台上让湛蓝的天空上漂浮的雪白的云朵把影子投在身上,可以在冬日里捧一杯红茶看茶叶在杯子里沉沉浮浮,可以背着球拍在向天边延伸的铁轨上行走,也可以挠挠小猫的肚子再把它放下来然后摆摆手,身影融进橙色的夕阳……
有时候总是会把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的面容重叠,觉得分明他们的眉梢眼角都是那般相象。而旁人就会说,哪里像了,一点儿也不觉得。果然我认人的能力还是那么的糟糕。又或者,我只注意到了他们那一丁点的相似,而完全忽略了其他。“啊,低垂着眼睑的神情很像那个人啊……”这样想着,然后就觉得眼前整个人都熠熠生辉起来。到了最后,若说最初只是因为那一眼的熟悉,还真是上不了台面。
而有些人,真的是要看着就好。只要能看着。而这也就是萌字的精准之处。
也许对于少年而言,分别这个词非常模糊。下午在校门告别,第二天的早晨就能在走廊说早安。再遥远,也只是南北半球的距离。一封电邮,一个简讯,指间就能触碰到思念。像再也不能见面了这样的句子,少年们恐怕有些难以体会。
再也看不到。再也没有消息。
本来就是看着就好。
在树下经过的身影,星光似的斑点落在肩头;坐在阶梯教室第一排的背影,一个下午都没有抬起过的头;躺在教学楼后的草坪的样子,用书本盖着脸午睡;靠火炉旁的沙发上,慢慢翻阅厚厚的百科全书;在操场上跑圈,一个人;扶扶眼镜,说,我出门啦……
以后就永远看不见了。
明明在同一颗星球上,甚至也许在同一个城市,可是就是再也见不到了。就算或许在熙攘的街头,在拥挤的人群中偶然相遇,也只能擦肩而过。
不知道少年会不会难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Secret

プロフィール

berry

Author:berry

like ac, music & voice very much.
like reading & writing sth.
like summer but ...
like someone and ...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FC2カウンター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全記事(数)表示

全タイトルを表示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